东方义信律师网

上海律师支招:三个案例看物流运输企业如何做好风控准备

1单据完整且完全一致,全额支付案:上海恰尔思居家用品有限公司与上海顺徐物流有限公司运输合同纠纷:恰尔思公司与顺徐物流公司之间存在运输业务往来,由顺徐物流公司为恰尔思贵公司提供运输服务。双方签订的12份《上海顺徐物流运输合同》记载,发货日期自20181023日至2019110日,委托单位为恰尔思公司,运费共计56,946元,结账方式为月结。自2018115日至2019113日,顺徐物流公司向恰尔思公司开具价税金额共计56,946元的上海增值税专用发票。法院经审理后,认为双方之间的合同、对账单、发票能够一一对应,形成完整证据,故判决恰尔思公司支付相应运输费用

2单据缺失,全部未获支持案:宁波卡航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与上海万马乾驭电动汽车服务有限公司公路货物运输合同纠纷,万马公司将客户快件交由卡航公司运输,并签订相关协议,后因万马公司未支付费用,卡航公司诉至法院。法院审理后,认为在双方协议中关于合同如何履行、双方的权利义务约定非常详尽,而卡航公司在本案中并未提供合同约定的发货单、托运单、签收单等能证明合同履行的证据,显然不符合常理,故判决对于卡航公司的诉求全部未予支持。

3单据内容瑕疵,部分未获支持案:张德昌与上海晶卫工贸有限公司运输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法院认为,张德昌主张运费首先要证明其为晶卫公司提供运输的具体金额,其提供的运费明细并无晶卫公司签章确认,实难证明双方之间具体发生的运输情况以及运费金额。

律师建议:物流运输合同有别于一般意义上的买卖合同,其费用支付对象为承运人提供的运输服务。一方面,常情上来看在未提供服务的情况下实难发生费用支付关系,另一方面,物流运输服务存在着经常性、反复性的履行行为,故而形成了先服务后付费以及滚动结算费用的交易常态。因此对于在物流运输关系中,承运方往往处于实现权利(催收费用)的被动局面。

为此物流运输企业应做好风控准备。尤其在委托方在合同中约定较多付款条件时,物流公司在履行合同过程中,再谨慎也不为过。通常而言托运方盖章确认的对账单具有较高的证明力,而托运方员工签署的对账单则会有较大的举证不能风险,物流企业应在合同中约定清楚双方对账人员信息,不宜频繁更换对账人员信息。对账单据、发票等尽量在时间上、数量上做到一一对应。

在一些存在转托运的交易中(如B),承运方在未收集到次承运方的运送单据以及次承运方的证言情况下,难以证明向托运方证明其已经完成了运输义务,由此陷入了举证的困境。在此情况下,合法有效的对账单据显得十分重要,承运方应当慎之又慎。

同样是转托运交易中,次级承运方会陷入一个托运方与托运物品的真实管控主体(所有权人、买方等)不一致的境地,如果在承运方与次承运方发生纠纷中,次级承运方将难以证明其完成的运输义务的对象是承运方,由此陷入举证困境。在此情况下,次承运方与承运方之间的合法有效的对账单据显得同样十分重要,次承运方应当慎之又慎。



Law & Consulting Design

电话:020-000-0000    邮箱:xxx@.co.m     地址:XXX省XXX市XXX县XXX路XXX号

Oriental justice